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音乐杂志

Film Music Magzine

 
 
 
 
 

日志

 
 
关于我

本科黎属植物,十八年生草本。 早在二十余年前就传入位于亚洲东部的中国,并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开始广泛种植。属耐寒性蔬菜,长日照植物,成长时需要大量水分,土壤环境较为宽松,适应性强。好独种,不宜群栽,除通过蝴蝶授粉以获得生长激素刺激生长外,还可与一种名为淀樱螈苼的草本植物共同种植以互助生长。 晚熟哈利·波菜一般于12月底播种,成熟作物可高达170厘米以上,表皮呈黄色。食性温和,长期食用可治疗各种顽固心病。其同种植物在全国范围亦有广泛种植,但播种时间,食用效果和成熟形态有明显差距。

网易考拉推荐

双色音符打造的听觉盛宴——评《黑暗骑士》配乐  

2011-04-08 13:09:03|  分类: 电影音乐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色音符打造的听觉盛宴——评《黑暗骑士》配乐 - 哈利·波菜 - 电影音乐杂志
 
哈利·波菜(Harrybocai) / 文

《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的上映,让全球影迷为之疯狂,在这部充满了爆炸,战斗,特效等众多商业化元素的影片里,我们看到了比上一部更加黑暗的剧情。本片的作曲仍然由汉斯·季默(Hans Zimmer)和詹姆斯·牛顿·霍华德(James Newton Howard)担任。因为是续集作品,音乐沿袭了上一部的风格,但是为了配合剧情引入了很多电子元素,使其整体不仅更加紧张,刺激,又不缺乏时尚感。
 
压抑电音凸显小丑邪恶

希斯·莱杰(Heath Ledger)的意外去世,一下子给这集本来就带有悲情色彩的《蝙蝠侠》系列抹上了一丝淡淡的哀伤。作为他生前最后一部完整作品,成功的出演小丑这个近乎疯癫,性格扭曲的形象无疑是给他的演员生涯增添了一缕光辉,有文章这样评价他在这部片中的表演--“小丑”希斯·莱杰:演员做到此足矣!希斯·莱杰在片中用一种让人感到极其不安的冷静将这个反派角色的邪恶之心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音乐的表现上,汉斯·季默采用了极其躁动的电子音效作为描写小丑的音乐主题(后文我们把它称为“小丑主题”)贯穿在整部电影里。每次小丑的出现,这一段音乐一定会率先响起,如此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感觉给予了观众一定的预示作用。这种手法曾经在1975年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为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配乐的电影《大白鲨》(Jaws)中使用过:约翰·威廉姆斯给这个大海中的恶魔创作了一个层层推进,步步紧逼的二度音乐主题——简单的旋律在观众的耳朵里得到加强,所呈现的是电影场景中的一个意识形态。充满压抑感是这个小丑主题的鲜明特征,它用一种似乎极为不协调的单音变调,配合由电子合成器制作出的特殊声效,直击人的心底,给人以听觉上的强烈刺激。

小丑无疑是整部电影的主角,面对着这个在电影中占有绝对分量的角色,汉斯·季默也并没有在音乐上赋予这个满脸涂有白色油漆,嘴角挂有猩红色刀疤的家伙更多的甜头。影片从最初的海报设计,宣传剧照的造型以及最后的成片上看来,充斥着一种阴暗的冷色调,这种色彩足以展现小丑内心冷酷的以面,而音乐上又大量使用冷音色来营造这种阴暗气氛,许多不协和的和弦以及近乎疯狂的怪异旋律,加上带有异常丰富的电子元素,甚至还有模拟秒表倒计时和类似爆炸的声效融入其中:各种音色参杂起来不仅使这段描写小丑的电子音效在听觉上不显单薄,而且能让感情更加丰满与真实。当然,汉斯·季默的这段音乐除了塑造小丑这种疯狂到可怕的形象之外,也扮演着一种背景声效的角色,影片很多场景就直接使用里面的这段单音变调来给与观众更多的紧迫感。作为一个商业化作曲家,汉斯·季默在用音乐塑造人物形象的功力显然十分强大,他于2006年所配乐的《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在英国就因为其中的音乐过于恐怖而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虽然很多人评价的他的音乐是“简单的个性重复”,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他仍然以这样的个人特色征服了大量乐迷,确立了自己的牢固地位。
 
唯美弦乐彰显两面人生
 
哈维·邓特(Harvey Dent)在这部电影是一个不能被忽视的角色,这个在法庭上与邪恶势力展开斗争的正义检察官,最后变成丧心病狂,仅用一枚硬币来决定他人生死的反派人物。在这个具有悲剧性人物的音乐描写中几乎没有加入任何电子元素。作曲家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很冷静的使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旋律来展现这个双面人(Two-Face)的双重性格。

詹姆斯·牛顿·霍华德与汉斯·季默相比更擅长使用音乐刻画去人物心理,也擅长用钢琴和弦乐对人物进行把握。在他之前的作品如《我是传奇》(I Am Legend),《灵异村》(The Village),《潮浪王子》(The Prince Of Tides)中,这些特点都有得到充分表现。同样在此片中,音乐没有对哈维·邓特这个人物进行过多的指责,而是运用了唯美的钢琴独奏和大量的蝙蝠侠主题变奏对他进行角色塑造。钢琴的声音经常在哈维·邓特与蕾切尔(Rachel)的感情戏中若隐若现,而感情戏在这部电影中是一个不能被遗漏的分支,因为它与哈维·邓特最后的转变有着直接的关系。因此钢琴的旋律使用了一串冷色音符,旋律相当发散,讲述了一个凄美的故事。在哈维·邓特发生强烈转变以后,音乐随即引入打击乐器和弦乐,音乐的情绪是之前的延伸,同时也是一种过渡:低回的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惋惜,其中还夹杂了小丑的那一段噪音主题。影片中也有很多地方进行这样的处理,无处不在的小丑主题颇有统治意味,甚至会给人带来一丝绝望。随后的音乐一改之前凄美的形象,使用小号主奏和乐队的齐奏的方式层层推进,徐徐上升——在这段描写哈维·邓特,又充满力量的旋律中,让人看到了希望,同时也是对他之前行为的一种赞赏。詹姆斯·牛顿·霍华德没有专门为哈维·邓特这个人物的作恶场景直接谱写音乐,而是大量使用小丑主题作为铺垫,这样的处理是一种很理性,不盲目的行为,非常值得去回味。
 
电子交响尽显英雄本色

在上一集的《蝙蝠侠前传:开战时刻》(Batman Begins)中,作曲家詹姆斯·牛顿·霍华德为蝙蝠侠谱写的音乐主题用弦乐徘徊在中高音区的音色和浑厚的号角展现了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而这一集中的蝙蝠侠主题却和前部大为不同:多了一丝低音贝司所演奏出来的沉重气氛,这段长时间保持在低音区的主题不仅压抑,而且厚重,一改之前光明正义的形象,重新诠释了蝙蝠侠在这部本该以他为主的英雄漫画电影中的定位,形象的把他“拉”下无所不能的高台,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不过本片的动作场景的音乐的表现上却比上一集更加丰富,华丽。音乐中小提琴不停的行进着一个十六分音符的跳弓演奏,强劲,有力,配合着打击乐器所营造出来的紧迫感,展现给观众一种不稳定与不安的情绪。再加上弦乐舒展出的长音符,全然是一种激情的释放,配合经过加速的带有强烈节奏感的蝙蝠侠主题,战斗场面动感十足。当影片展现蝙蝠侠与小丑这两个明显矛盾、又各自特点鲜明的角色的冲突时,配乐也总使用双方主题进行音乐旋律上的激烈碰撞。这一点在绝大多数战斗场面的音乐中都有得到体现。值得一提的是,小丑主题总是会被隐藏在蝙蝠侠主题之下进行演奏,让小丑这个角色显得更加阴暗隐匿。同样,这其实也是对影片最后结局的一种暗示。

在影片的激战场面中,音乐将电子乐与管弦乐所迸发出来的效果进行了结合,颇具商业味道和十足的现代感。这种做法在汉斯·季默的很多作品中就经常听到。音乐中有大量电子音与管弦乐之间的快速转移,这种转移相当迅速,不易察觉,让音乐很顺利的完成了蝙蝠侠与小丑的形象过渡。该段配乐对二人的描写更加集中在动作表现上,电子音快节奏音符所营造出的快速感和管弦音符所营造出来的旋律感让音乐更加真实,平衡。
 
擅长电子音乐的汉斯·季默和擅长传统管弦乐的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将两个人的精华优势集中在这部片子的配乐上,使它不仅具有强烈的写实性,同时也具有浓浓的人性关怀,不过配乐在总体处理上,更显“汉斯·季默”味,詹姆斯·牛顿·霍华德在与他的合作上显得十分低调,毕竟对方是团队合作,而自己是孤军奋战。就连二人在接受Soundtracknet的采访时,詹姆斯·牛顿·霍华德也只是寥寥几句,甚至还开玩笑说汉斯·季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Hans is my captain)”。不过两个人用自己独特的音乐视角,不乏各有特色的音乐桥段和通力合作的华彩乐章,为影片奉献了一餐听觉上的饕餮盛宴。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