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电影音乐杂志

Film Music Magzine

 
 
 
 
 

日志

 
 
关于我

本科黎属植物,十八年生草本。 早在二十余年前就传入位于亚洲东部的中国,并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开始广泛种植。属耐寒性蔬菜,长日照植物,成长时需要大量水分,土壤环境较为宽松,适应性强。好独种,不宜群栽,除通过蝴蝶授粉以获得生长激素刺激生长外,还可与一种名为淀樱螈苼的草本植物共同种植以互助生长。 晚熟哈利·波菜一般于12月底播种,成熟作物可高达170厘米以上,表皮呈黄色。食性温和,长期食用可治疗各种顽固心病。其同种植物在全国范围亦有广泛种植,但播种时间,食用效果和成熟形态有明显差距。

网易考拉推荐

跨越世纪的怀旧乐章——评《WALL-E》配乐  

2011-04-08 09:57:16|  分类: 电影音乐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跨越世纪的怀旧乐章——评《WALL-E》配乐 - 哈利·波菜 - 电影音乐杂志
 
哈利·波菜(Harrybocai) / 文

难以想象《机器人瓦利(Wall-E)》这部电影缺少了音乐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在这部将近三分之一没有对白靠,而仅人物动作展现的电影中,音乐扮演了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这是托马斯?纽曼(Thomas Newman)与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的第二次合作,他们的初次合作是2003年的《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当年托马斯?纽曼当年为《海底总动员》创作了大量精湛的短篇音乐,用这些音乐之间的互相交织来完成对影片的场景补充。同样,《机器人瓦利》显然继承了它音乐的创作特点——很少有大篇幅的描绘,用短篇幅的音乐为影片着色。当然,除了音乐外,皮克斯公司本身在影片中对人物动作,心理活动的详细捕捉就给观影者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再加上音乐的出现则更加丰富了影片的活力,让这部影片成为了该公司成立以来相当有分量的作品之一。
 
音画互动
 
影片中有着丰富的音乐元素来为这个从地球走向太空的爱情故事加码。托马斯?纽曼为很多特定场景谱写了音乐,除此之外还谱写了大量的带有叙事色彩的音乐段落:无论是描绘地球荒凉的现状,还是瓦利温馨的小家;无论是瓦利与伊芙(EVE)在空中的浪漫起舞,还是机器人A-113的冷酷无情,音乐上总会给人非常明晰的感情色彩。

在音乐与画面的配合上,音乐不仅仅局限于“讲故事”这个层面,很多旋律就直接作为影片的画内音乐使用。音乐和画面之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互动体系,不拘泥于外界的干扰,显得独立和统一。纵观全片,音乐除了配合画面外,更注意站在观影者的角度上下功夫。配器上,削减了弦乐组在整体音乐感上的支撑作用,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如钢片琴,竖琴等这些在乐队中不占有主导地位的乐器独奏;旋律上,更多采用的是一个乐句的反复演绎和重复强调,如此做法就是为了让音乐更有针对性和指向性,这样使相对于比较独立的每个章节在听感上不会显得一哄而上,毫无章法;而配乐手法上,少了传统配乐法多主题加变奏展开的形式,多了一丝早期迪士尼动画片“米老鼠化(Mickey Mousing)”的味道。(作者注:“米老鼠化”就是指音乐节奏与画面节奏相一致的配乐方式,这种方式在早期迪士尼动画片中经常使用)。这种非常直观的音画平行架构模式在情感表现上更加通俗,易于接受。

纵观托马斯?纽曼之前的作品,都有着这种比较戏剧化的表现形式,在这本就带有灵动色彩又不缺乏激情的配乐里,展现给人们更多的是影片音乐与画面的良性互动。
 
经典重现
 
与其说《机器人瓦利》是一部科幻片,倒不如说是一部怀旧片。影片导演安德鲁?斯坦顿(Andrew Stanton)在片中安排了大量古老事物与现代高科技的激烈碰撞,这种巨大的反差无不体现出一丝旧时代气息和强烈的归属感。而音乐同样也沿着这条道路缓缓铺开。

影片中挪用了大量的早期经典歌曲对片中场景进行二次塑造,其中从杰里?赫曼(Jerry Herman)创作的百老汇经典歌舞剧《你好,多莉!(Hello, Dolly!)》选取的两首歌曲《穿上你的假日衣裳(Put On Your Sunday Clothes)》,《只消一刻(It Only Takes a Moment)》更是有着影片灵魂的重要地位。影片首先由《穿上你的假日衣裳》开场,第一句“Out There”便展现出了太空的深邃与辽阔,随后,歌曲从最初的画外音乐自然的过渡到了瓦利播放出的画内音乐,把观影者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这个锈迹斑斑的小机器人身上。而后来的《只消一刻》则点明了全片的中心:无论是影片开始瓦利对自己另一半的向往,还是影片结尾与伊芙的最终牵手,这首歌曲始终伴随左右。这一头一尾的音画配置不仅成全了影片最后美好的结局,而且让影片显得更加完整,圆满。之所以在影片中引用《你好,多莉!》的经典影像与音乐,导演应该是有着自己的想法:影片中孤独寂寞了八百年的瓦利与《你好,多莉!》中那两个镇上从没见过世面的打工仔在处境上极其相似——他们都是长时间独处而渴望另一半。因此在音乐所讲述的人物地位上他们平起平坐。只有使用这样的音乐才能正确的把握住影片人物的真实情感,不会华而不实,虚无缥缈。而曾被众多电影引用过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一曲也被镶套在了电影里,不过它只是作为画外音乐而独立存在。歌曲最早由著名女歌手伊迪丝?琵雅芙(Edith Piaf)首唱,而影片里采用的是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的经典演绎。无论是从这只英文版歌曲在英语地区人们的熟悉程度还是在《你好,多莉!》电影版中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出色表演和精彩演奏上看来,都是选择它的重要原因。歌曲节奏悠扬,舒心,而影片上却展现出的是瓦利面对伊芙的慌乱与不安,这样的动静结合诙谐,幽默,将二人的关系悄然升华。

同样,除了歌曲以外,片中的很多其他音乐也有着好莱坞六七十年代的经典气息。其中影片展现船长怡然自得驾驶的驾驶神姿,以及搭配船长迈出自己人生第一步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蓝色的多瑙河》正是来源于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ssey)》中的经典引用。并且这两段同当年的电影一样,所表达的正是高贵,典雅与启蒙,进化的含义。而托马斯?纽曼在自己的原创配乐中也加入了很多经典配乐的成分:原声大碟中的曲目“The Spaceship”直接引用了已故配乐大师杰里? 戈德史密斯(Jerry Goldsmith)在其1979年作品《异形(Alien)》中诺斯托罗莫号(Nostromo)飞船降落音乐里四个音符的循环动机。“2815 A.D.”和“Wall-E's Pod Adventure”中的某些段落令人不免分别联想到伯那德?赫曼(Bernard Herrmann)在《华式451度》(Fahrenheit 451)与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mas)在《星球大战(Star Wars)》中的一些笔触。另外 ,“First Date”一曲中的“dadada…”明显模仿了波特?巴克拉克(Burt Bacharach)70年代中期的写作风格。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电影所表达的内容不是科幻,也不是环保,而是目前电影制作的中坚力量对上一辈工作者的尊敬与敬意。

影片最后伴随着《只消一刻》的男女合唱以一个大团圆收场。在这部温馨而又不失浪漫的电影里,跨越了几个世纪的音符,伴随着旧时代的经典旋律一道为影片增添了不可缺失的怀旧之感,也让影迷在大饱眼福的同时,品尝了一次甜蜜可人的爱情滋味。

声明:本文原载于《高保真音响》杂志09年01月号,未经作者书面允许,严禁组织和个人擅自转载,摘录,抄袭,篡改本文,违者必究!!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